您的位置:主页 > 葡京娱乐 >

日本影片大全,好看的日本影片,2016最新日本影片_第1页 ...

日期:2019-09-28 12:34
亮(吉冈秀隆)与家里的父亲发生了冲突,离家旅行到一个小镇,遇到了一家影院的经理活男(西田敏行),并留了下来工作,在影院工作的还有放映师常先生(田中邦卫),并认识了开咖啡店的八重子(田中裕子)。活男一直喜欢八重子,可惜后来终未能如愿,八重子离开了小镇。与其说这是一部电影,不如说这是一部回顾经典电影的记录片,整部影片插入了多部日本和国外经典电影的片断和音乐,并通过男主角活男作了生动的解说,如《天堂电影院》、《雨中曲》、《东京物语》、《寅次郎的故事》等等,并和电影剧情有机联系起来,构成了这部影片。1968年,山田洋次邂逅喜剧演员渥美清,找他主演在富士电视台推出的《寅次郎的故事》连续剧。电视版大结局时安排寅次郎死掉,惹起民愤,大批观众致电富士电视台投诉。1969,山田向松竹提出把《寅次郎的故事》拍成电影版,在社长强烈反对之下,执导了电影。谁知观众反应热烈,笑声满场,影片票房大收。从未想过把《寅次郎的故事》拍成电影系列的山田,结果顺理成章把「寅次郎」的故事续拍下去,直至1995年最后一集,共编导了48集(当中只有第三、四集不是由山田执导),成为日本史上最长寿的电影系列。1995年山田洋次心谙渥美清病情危急,决定第48部《寅次郎红之花》为《寅次郎的故事》的最后一集。之后的1996年,山田洋次仍抱着渥美清还会复原的一丝希望,继续筹备第49部,并找来西田敏行及田中裕子一并演出。第49部片名为《男人真辛苦之寅次郎花遍路》,拍摄地是高知县,剧本、角色分配、公开日都已经定于1996年12月28日,然后秋季开拍。然而,同年8月4日饰演车寅次郎的演员渥美清便去世了,导致《寅次郎的故事》系列的制作也化为泡影。因此改定于1996年12月28日公开放映追忆渥美清的电影《抓住彩虹的男人》。身为“永恒之子”之一的函南优一,是一位隶属于日本战争公司罗斯托克的飞行员,他被派往前线基地“兔离洲”,对抗来自欧洲战争公司的劳特伦。优一是一个没有过去的记忆的人,只知道如何操控战斗机,对优一来说,飞上蓝天大显身手是他的一切。基地的女司令官草薙水素也是一位“永恒之子”是一名战功赫赫的王牌飞行员。围绕着水素有许多离奇的谣传,有人说是她杀死了优一的前任,有人说她的妹妹瑞季其实是她的亲生女儿。优一深深地被水素所吸引,初次见面的时候,水素的目光似曾相识,仿佛正在等待着他。虽然没有过多的交谈和接触,但是两人的心灵已经走到了一起。一天,水素对优一说:“杀了我怎么样?否则,我们将永远呆在这里。”这话令优一百思不得其解。基地的战况日益紧张,劳特伦公司派出了无敌飞行员“教父”,据说他是唯一的一位成人飞行员。在强敌面前,伙伴们一个个战死,公司又派来新人补充战力。优一发现,新来的飞行员和死于“教父”之手的同伴汤田川一样,喜欢把报纸迭好几次。为什么陌生人会和已逝者拥有同样小癖好?渐渐复苏的记忆、水素那句奇怪的话的含义、“永恒之子“……当优一明白了一切真相时,他做出了挺身反抗宿命的决定——“我要击落‘教父’!”与宫崎骏和北野武这两位元老级的人物相比,押井守显得有些经验不足,“我的作品可以被称为是‘电影’,这让我有些喜出望外”,看得出来,押井守表现地很激动。据悉,为《空中杀手》担任配音的两位演员菊地凛子、加濑亮也将前往威尼斯,参加红地毯仪式。在片中为女主人公草薙水素配音的菊地凛子,在听到影片入围的消息后表示:“我感到非常吃惊,同时又衷心地为之感到高兴。能够与押井守导演一起走红地毯,一定非常有趣。我希望《空中杀手》的思想,能够传达到全世界。”本片的蓝本是森博嗣的同名系列小说。说起森博嗣,这位可是日本文坛中少见的怪才。他有着工学博士头衔。当他还在某国立大学当建筑系副教授时抽空写了本小说,不料竟一举成名,成了首届摩菲斯特奖的得主。后来森博嗣索性弃“工”从文,当了职业小说家。他虽然年近四十才入行,但想象力源源不绝,是个高产作家,出道十二年来已出版了9个系列、六十多部小说,作品累计总销量超过千万。《空中杀手》是他的代表作,包含了悬疑、科幻、青春情爱等多元要素,深受粉丝喜爱。押井守通常不看当代作家的作品,因为熟人推荐,建议他将之搬上银幕,他才仔细读了《空中杀手》。押井很喜欢这部小说,但直觉告诉他,这类以第一人称叙事的作品很难改成动画。然而在放弃改编念头后,押井又对此耿耿于怀,怎么也放不下这件事情。最终,他决定接受挑战。如果说和小说家初次联手只是一种外在形式上的变化,那么本片的内涵则体现出押井守心境上的微妙转变。现年57岁的押井守并不觉得自己老,他还有冒不完的点子和无数想去尝试的事情,然而看着身边年轻的工作人员和已经长大成人的独生女,他萌生了年龄意识——我已经是青年人的长辈了啊。从长辈的角度出发,押井守在这部新作中寄托了对年轻一代的关怀和期望。本片的主人公是一群永远无法长大的少年,押井守力图通过他们的故事来鼓励当今的少年人。他借主人公优一之口说道:“昨天和今天不一样,今天和明天也一定不一样。走了再走的道路可以选择在不同的地方迈开步子,路上的风景也并非一成不变。”这里没有空喊正义的高叫和老一套的励志台词,取而代之的是宁静而确实的希望。押井守在看了《春之雪》之后非常欣赏伊藤的才华,决定邀请她加盟具有爱情内核的《空中杀手》。伊藤接到邀约后十分吃惊,而动画大师平和的风度消除了她的不安,押井要求她放手去写。充分研究原作之后,伊藤决定把水素对爱情的执着作为动画剧本的重点,从她的感情表现切入故事,进而逐步展现出这群特殊孩子们的宿命。押井和伊藤商讨剧本时聊了许多爱情作品,从三岛由纪夫一直到维姆·文德斯导演的《德州巴黎》,而让伊藤最受启发的则是法国导演弗朗索瓦·特吕弗的《隔墙花》,该片的名对白:“和你在一起太痛苦了,但没有你我活不下去”成了草薙水素的内心写照。一批日本动画业界的顶尖人物集结于押井守麾下。担任本片人物设计兼作画监督的是以《火影忍者》系列广为人知的西尾铁也,他曾经参与过《攻壳机动队2:无罪》的制作。西尾笔下的人物虽然轮廓线很简单,但却有着丰富的表情。担当美术监督的永井一郎是首次与押井守共事。他有过为《千与千寻》设计背景的经验。永井所率领的美术组为影片提供了绵密的场景设定,片中的建筑与陈设充满质感,悄然散发着浓厚的文化内涵。为影片配乐的是押井守的老搭档——配乐名家川井宪次。押井导演要求音乐以弦乐为中心,尽量不出现打击乐器。川井与之商讨之下,敲定用竖琴做主打乐器。他不仅采用常见的大竖琴,还加入了爱尔兰竖琴、高地竖琴。不同竖琴的不同音色交织在一起化作饱含感染力的旋律之流,诉说出本片的整体世界观和主人公们的内心世界。此外,影片的配音阵容也是一大话题。押井守此番没有启用资深职业声优,而是安排了几位当红实力派演员来为主要人物配音。草薙水素的“代言人”是国际级影星菊地凛子,函南优一则是近年来佳作不断的加濑亮。据说押井导演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挑选配音人选,每个主要人物都有六、七十名候选人,菊地凛子和加濑亮都是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而为重要配角土岐野配音的谷原章介也是押井守从一大堆应征带中挑中的。唯一的例外是栗山千明。押井在剧本创作阶段就确定了她是三矢碧的不二人选。原作小说共六册(包括一册短篇集),本片主要根据2001年出版的第一册《空中杀手》改编,但从时间上来看,这本描绘的却是最后发生的故事,后来出的几册反而交代了前面的事情。森博嗣透露,这是他的刻意安排,读者可以从任何一册开始看。凑巧的是,编剧伊藤千寻和押井守的独生女正好同岁。这是伊藤第一次和行定勋以外的导演合作,也是她第一次写动画剧本。伊藤表示,剧中最容易写的角色是草薙水素,因为她和自己比较相近;而最不好写的则是对水素心怀嫉妒的三矢碧,这个具有独特正义感的女孩往往会做出难以理解的惊人之举,比较难把握。在剧本创作阶段,行定勋导演也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他读了伊藤千寻的草稿后,提出了各种建议,比如某某场面可以从这种角度来拍等,这为伊藤提供了具体形象的参考。行定勋还表示,如果有机会,他要亲自将此片再翻拍成真人电影。女主人公草薙水素的发型是押井守的“钦定”。负责人设的西尾铁也曾力主让她留短发,突出战士的中性感,但最终还是拗不过导演。押井守认为,遮住两侧脸颊发丝可以展现出水素微妙的内心,比短发更有表现力。但据说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押井守是“童花头控”!请看《攻壳机动队》和《欢迎光临虚拟天堂》,女主角都是这种发型。草薙素水的汽车是以某个年代出品的一款保时捷为原形的。负责音效的Skywalker 音效公司向押井守问清楚具体车型后,找来了一辆真车,工作人员在车身表面、驾驶员座、引擎室、轮胎接地面、轮胎转轴等好几个地方安设了麦克风,录下各种声响。本片音效制作的水准之高、功夫之深,由此可见一斑。通常,两小时左右的动画电影会有一千至两千个镜头,而本片一共只有840个镜头,其中还包括四分之一的3DCG空战场面,虽然镜头少得出奇,但本片的动画画面张数接近了五万,这个数字相当惊人。《步履不停》的剧情如电影中频繁出现的那条石阶般平淡素朴却意味幽远。良多新近再婚,带着妻子由香里和继子小敦回父母家祭奠已故的大哥。大哥子承父业,是父母的骄傲,但却因为救溺水的小孩而去世。良多工作并不如意,和父亲的关系紧张。而由香里初次见公婆格外紧张,母亲也有点嫌弃她寡妇的身份。看似和乐融融的一家实则矛盾暗涌。良多和父亲其实一样顽固执坳。父亲总是在大家有说有笑时在一旁沉默不语,拍全家福时更嫌摆Pose过于麻烦恼怒地离开。良多也很介意家人总是拿他来和死去的大哥比。母亲、千奈美和由香里翻出他幼时写的作文,调侃他小时候曾想当个医生。良多尴尬地把作文抢过去撕烂。但渐渐地观众们才发现原来两人都是外冷内热面恶心慈的家伙。父亲和小敦独处时,会慈祥状地给他零用钱递纸巾关切地询问孩子长大想干什么;而良多则半夜起来偷偷粘好自己撕烂的作文纸,翻到背面是他小时候画技拙劣的全家像。母亲就显得亲切得多,却也喜欢时不时挑剔由香里几句,催促她和良多生个孩子。在祭拜完大哥回家的路上,两母子并肩步履向前,母亲和良多在后,由香里和小敦在前。忽而飞过一直黄蝴蝶,由香里问起小敦以前和亡父捉蝴蝶的事,小敦说忘了。落在后面的母亲和良多提起关于黄蝴蝶的传说,当蝴蝶熬过了寒冬次年就变成了黄色飞回来。晚上母亲又在房里见到了黄蝴蝶,认为是大哥的亡灵一路从墓地追随他们回了家。而小敦则在众人就寝后,偷偷跑出来回忆起和亡父扑蝶的日子,暗暗许愿长大要当个调琴师。子女总是按着父母的期许跟随着父母的背影亦步亦趋,但总有一天会长大,赶到了父母的前面,只是却忽略了慢一拍回个身或是停下来,和父母并肩走一段。片中的那条石径出现了几次,良多和父亲一起走的只有一次,两人去那片海滩,一人在前一人在后,两人却从未并肩。在海滩前,父子约定有机会打场球,远处的那艘搁浅的小船却暗示着约定的无法兑现。
上一篇:#原创新人#天津值友的NFC福利及公交地铁通勤__什么值得买
下一篇:中国领先的企业同三星电子发展差距相差20年,联想和鸿海合并在一起,才有一点类似三星电子的雏形